狸猫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位面之狩猎万界 > 青蛇 第八百四十一章 夺魂

青蛇 第八百四十一章 夺魂

推荐阅读:大劫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武道宗师 玄界之门 最强医圣 雀仙桥 刀镇星河 斗战狂潮 垂钓诸天

百度。搜。狸_猫_小_说_网,可以看全文完结内容 w W w . l i M a O X s . C o M     感谢辛潮澎湃、08a、炸天炸地炸空气,多谢兄弟们的打赏,夏天拜谢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公子,白姑娘,不好了,菊园被人抄了,兄弟们全都被灭了,以清、以宁两个小兄弟也被人抓走了,许公子的灵魂也被那人锁拿了!”

    白福突然出现,满脸惊慌,语无伦次的说了一连串的坏消息,让人听得稀里糊涂,但却知道菊园出事了,许仙的魂魄也出事了。

    黄少宏想要立刻开启空间门回菊园看看,但一眼瞥见身边的法海,立刻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他朝白福说道“冷静点,你在我身边,就算天王老子也动不了你,不要着急,把事情仔细的说个清楚!”

    法海在一旁也听到是黄少宏那菊园出事,见他临危不乱,脸上丝毫不见惊慌之色,不由得有些诧异,然后又微微点头,看向对方的目光里又多了一份欣赏,也更加认准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白素贞在一旁对白福道

    “白福,听公子的,不要惊慌,把事情讲清楚,公子自会做主!”

    白福连忙将之前菊园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,黄少宏心如电转,猜测到底是谁会对自己动手,可他来这方世界之后,接触之人有限,又有谁会动用朝廷官兵来对付他呢?

    而且谁才有这个能力呢?

    脑海中把这段时间的经历的人和事,一一想来,皆无可能,一时间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他忽然察觉不对,又朝白福问道“那又有许仙什么事了?你怎么说他的灵魂被人锁拿了呢?”

    白福连忙禀告道

    “小的从菊园逃走,被那那些人派出的阴兵搜捕,躲到三更天,那些阴兵才退去,小的就想来许公子家里给公子和姑娘报信,结果在半路就见到几个鬼差,用勾魂锁,锁了许公子的琵琶骨,一路往城隍庙去了!”

    几人都知道,白福说的阴兵,并不是地府阴兵,而是修道之人圈养的厉鬼鬼兵。

    看样子那冲击菊园的那些兵士之中,还有修习道法的好手。

    听到白福的话,黄少宏瞬间恍然,怪不得自己用‘城隍还阳符’都不好使,原来许仙的魂魄却是被临安府城隍的人拿去了。

    那么对抗自己‘城隍还阳符’的,毫无疑问,便是临安府城隍出手无疑了。

    法海那边听到有人遣阴兵搜捕白福的时候,脸上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黄少宏心中一直不太放心法海,不管何时都有一丝注意力放在这和尚身上,此时立刻发现了和尚的异常。

    当即转向法海问道

    “关于这些事情,禅师有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法海沉吟了一下,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出口

    “能调用朝廷官兵的修行中人,我倒是有些猜测!”

    黄少宏眉毛一挑“还望禅师告知!”

    法海也不隐瞒,直接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

    “茅山宗师笪净之,乃是当今国师,他好像就在临安,听说是端午佳节,皇帝请他来主持法会,乞求上天保江山永固的。”

    “茅山?”

    黄少宏立刻想到了被自己请神术,请来天蓬,一九齿钉耙耙死的蛤蟆精王道灵。

    他心中霍然开朗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继而黄少宏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

    “护犊子是吧?想为那蛤蟆精报仇?好,我就看你能不能承受如此做的后果!”

    他这一怒,身上瞬间腾起无边煞气,让人恍如处在尸横遍野、血流漂杵的人间炼狱一般。

    白福首当其冲就惨呼出声,若非白素贞第一时间施法将其护住,怕是瞬间就要被这煞气冲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法海同样感受到黄少宏的煞气,无奈摇头,心说这就是与我佛有缘之人?若非其身上佛光纯正,自己都要怀疑之前是否看错了对方。

    听到白福的惊呼,黄少宏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,收敛浑身气息,又恢复到之前普通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福这时候忽然跪倒在地,放声大哭,虽然他是厉鬼之身,没有眼泪,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哀伤之意,让在场的人都能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只听白福求道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五鬼在青姑娘手下效力两百余年,兢兢业业,不敢怠慢,又受白姑娘节制,不敢为非作歹,反而暗中救人危急的事情倒做过不少”

    法海在一旁听了,顿开法眼,将白福浑身上下扫了一遍,插嘴道

    “不错,虽为厉鬼,作孽却少,还有不少功德,若有机会进入轮回,来生必有福报!”

    白福感激的朝法海拜谢道“多谢大师说句公道话!”

    说完又转向黄少宏,哭道

    “我们当了两百多年厉鬼,也不奢望有什么福报,只求公子为我那四个兄弟报仇,他们也是同我一样,被白姑娘管着,做了不少好事,他们死得冤枉啊!”

    黄少宏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“放心吧,待我救出许仙魂魄,令他还阳,立刻就去为你们兄弟讨要说法,敢动我菊园,动我的人,我要让他悔不当初!”

    白福连连叩首“多谢公子,多谢公子!”

    白素贞一挥手,发出法力就白福拖了起来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说了帮你们做主,白福你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白福连连点头,退到白素贞身后不再说话,只是脸上还带着化不去的哀伤之色。

    法海这边朝黄少宏问道“黄施主要去找城隍讨要许仙魂魄?”

    黄少宏点了点头“许仙是我朋友,我也答应了许大姐一定要救他回来!”

    法海蹙眉劝道“刚才我推算过了,许仙命中当有此劫,你又何必”

    黄少宏转身就走“你说他当有此劫,我却说他命不该绝,咱们拭目以待好了!”

    法海留在许仙家里等黄少宏回来,态度很明显,不想介入后者与城隍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少宏带着白素贞趁着夜色飞空而走,片刻之后已经落在临安府城隍的三进庙宇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城隍庙的庙祝和道童都已经休息,这三进的庙宇之中,黑森森的,加上殿阁之中的木胎泥塑,让人感觉这里有种说不出的恐怖。

    黄少宏却是不怕,他知道这是城隍的阳间庙宇,想要见到这位神灵本尊,还要一走番程序才行,当即走到城隍大殿里,捻了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在城隍爷面前的香炉里。

    他也不叩拜,而是彬彬有礼的说道

    “人间修士黄少宏,请见临安府城隍!”

    其实就是修士,进入寺庙也应该叩拜神灵。

    就如当年金蚕子转世唐三藏,西天取经,一路上那也是入寺拜佛,见庙烧香,无论是佛祖、菩萨还是罗汉,即便果位不如他前世所修,也要恭恭敬敬拜见表示尊敬。

    而黄少宏却是不同,他乃是另一方世界,神道承认的府城隍,与面前临安府城隍算是平级,至多见礼,却没有叩拜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他这副架势,又怎么能受人待见呢?上香之后,半晌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白素贞建议道“公子不妨稍后,素贞去见临安城隍,分说一二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黄少宏一摆手,取出一张符篆,两根手指钳住,随手一抖,那符篆无火自燃。

    这是天师府传承中的‘走阴符’!

    凡间修士,要想去往阴间,需要阴神或是元神出窍才行。

    可黄少宏得到完整的天师府传承,贵为天师,自然不可能如此,他有天师特有的符篆,就是这‘走阴符’,点燃符篆之后,肉身可入阴间行事。

    此时他抖燃符篆,燃烧产生的烟雾,将他和白素贞慢慢忽然,紧接着后者就发现四周景色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要说改变也是不大,还是在这大殿之中,但本来漆黑的殿宇之内,却灯火通明,而原本四周的木胎泥塑,都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是那走阴符,将两人带到了阴间的城隍庙中,这也是府城隍真正的府邸。

    “呔,大胆人间修士,竟然不请自入,你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一旁的甘柳将军,指着黄少宏厉声怒斥。

    神案之后,一身文官服饰的城隍爷,端坐在神座上,沉着脸看着堂下的黄少宏和白素贞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白素贞怕黄少宏将事情弄僵,抢先一步说道;“黎山老姆门下,白素贞,见过城隍大人!”

    那城隍听说是黎山老姆门下,脸色稍霁,当即道

    “既然是老姆门下,那怎的非请勿入,如此没有规矩!”

    黄少宏正待接口,白素贞再次抢先道

    “实在是事情紧急,还请城隍大人原谅!”

    黄少宏见白素贞如此,便也没有说话,心中想着,只要能把许仙的魂魄讨回来就行。

    城隍点头道“既然如此,那就原谅你们这次,若再冒犯定不轻饶!”

    白素贞感激道“多谢城隍大人”

    她正想提许仙之事,却不料城隍点了点头,然后低头看手中的东西,挥了挥手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立时四周就有鬼差上来,想将黄少宏和白素贞赶出城隍府邸。

    白素贞连忙说道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,我们找您的确有急事,钱塘人许仙,命不该绝,魂魄却被鬼差锁拿,他家中姐姐已经哭昏过去,还请大人怜悯,查明原委,放那许仙还阳!”

    城隍座下甘柳将军、范谢将军、牛马将军、日夜游神、枷锁将军,同时怒喝道

    “大胆,阴司做事拿轮到你小小妖修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文武判官却朝那些鬼差道“叉出出去吧!”

    立时几个鬼差拿着阴阳水火棍,朝黄少宏和白素贞大步过来,就要将两人叉将出去。

    城隍手中拿着一封书信,细细观瞧,却对黄少宏与白素贞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黄少宏火爆脾气上来,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猛然爆发浑浑身气血,无边煞气,瞬间将过来的鬼差,冲飞出去,若非他手下留情,这些小鬼瞬间就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这些鬼差承受不住,那些阴司鬼将,虽然是阴司正神,受神道庇护,但终究是阴灵之体,被黄少宏如炎炎烈日的气血一冲,又被无边煞气压迫,俱都被牢牢压在地上,抬头不得!

    那城隍终于诧异的抬头,仔细朝黄少宏看来。

    黄少宏大步上前,走到神案之后,冷笑道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你在看什么,能罔顾一条人命!”

    说着探手就朝城隍手中书信抓去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城隍眼睛一瞪,就要用出阴司神通。

    黄少宏哈哈大笑,随手拍出一沓足有上百张的天师符篆,直接将那城隍定在当场。

    要说黄少宏自己就是城隍,对城隍这神灵的底细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城隍乃是阴司派往地方的地方官,职权相当于阳界的县令,府城隍则相当于知府,主管一府的生人亡灵之奖善罚恶与生死祸福。

    正因城隍虽是阴神,却也管阳间之事,所以其身为也受人间道门天师统管。

    甚至于龙虎山天师府的敕谕,还有册封城隍的权限。

    而黄少宏承袭了天师府的道统,自然知道其中道理,所以知道天师府的符篆,对城隍是绝对有效的。

    果然那些盖着‘阳平治都功印’大印的符篆,瞬间将城隍定住,且上百张符篆之力叠加,让面前这位临安府城隍,连动动小指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城隍一被定住,立刻察觉到这些符篆的出处,当即惊道“你是天师府的人?本城隍乃是张天师好友,你速速将我放开!”

    黄少宏却不理他,而是劈手夺过之前城隍所看的信件,他要看看对方看得是什么紧急公文,竟然罔顾生人性命。

    结果一看之下,黄少宏立刻大怒,原来这信件却是茅山宗师笪净之,以朝廷国师的身份,写给城隍的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信中所提,却是请城隍帮忙拿住钱塘人许汉文的魂魄,言许仙与妖人交往,命中当有此劫,请城隍切勿令其还阳!

    按说许仙的确命中有一劫难,渡过或是渡不过都有可能,并无定数。

    但此时有笪净之的书信到此,那许仙的结局也可以预料了。

    有朝廷国师和茅山宗师,这两重身份压下来,城隍自然会给这个面子,所以之前对白素贞和黄少宏的态度也就不奇怪了。。

    因为在所有人看来,一个小小的生魂而已,为此得罪国师和茅山宗师,殊为不智。

    黄少宏看完之后,呵呵冷笑,想来那茅山派宗师,是想要替王道灵报仇,找他不见却对他身边之人报复,这等下作手段,倒是让他开了眼界,却没想到道门一派宗师竟然这等卑鄙。

    当即张口一吐,一口寒光闪闪的飞剑就从口中喷吐出来,悬浮在城隍身前。

    黄少宏眼神冰冷的看着临安城隍,冷笑道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公,也别怪人对你不敬,给句痛快话,许仙的魂魔到底放是不放”

    飞剑临身,城隍还哪敢多言,何况事情本就是他理亏在先,虽然事情闹大了,眼前之人亵渎神灵,必然不得好报,要受到神道天规惩处,但他的罪责同样难以逃脱,当即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黄少宏将许仙那浑浑噩噩的魂魄收入符篆之中,带着白素贞返回阳间,重新出现在那黑漆漆的庙宇殿阁之中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冷声喝道“既然不公,还当什么官?”

    说完一跺脚,大地猛地颤抖起来,当黄少宏和白素贞离开之后不久,那震动竟然越来越厉,经久不休,最终整个庙宇轰然倒塌!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imaoxs.com/i58988/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limaoxs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